今天是2020年7月9日 星期四,欢迎光临本站 玉华源玉雕工作室 网址: www.yuhuayuan.org

玉华源动态

青花玉雕创作的黑白世界

文字:[大][中][小] 2016-12-8    浏览次数:1432    

       青花作为和田玉的一种“另类”的分支,既不像墨玉黑的幽暗,也比不上白玉白的纯粹,倒像黑与白纠葛不清的产物。从物理角度来说青花是石墨成分分布不均墨玉转变不完整的物质,从名称的来源来说,青花的取名本意借鉴于中国瓷器青花瓷的含义。青花瓷一般由青、白两色组成,“花”亦非花,“花”亦非色,实际的主导颜色是“青色”。青花玉借鉴了这种称谓,黑(墨即黑)、白两色以墨色为主,白色为底子或点缀。但青花玉与青花瓷不只是名称的接近,更为相似的还在于它们的内在情趣意韵。单纯与纯粹是“青花”的特性。只有一黑一白简单的色彩对比,结果反而使两种玉色显得愈加单纯,恰似青花瓷的纯粹。而从寓意来源上来说,我更喜欢把和田玉比喻成龙有九子,青花只是一子,各有不同,各有所长,发挥特长才是展现自身价值的最佳方式。

青花的认知



近年随着人们对青花料的认知不断提高,原料的价格也是一路飙升,好的青花料在市场上已经是可遇不可求。上好的青花籽料公认为的特性就是“白如宣纸黑如墨”,既黑白分明,颜色纯净。各名家在青花题材的创作上也都各有所长。大都以山水见长。也是契合中国水墨山水画黑白的特点,最大的发挥物尽所用。自古以来玉石文化与中国的诗,画,寓言,佛教文化等都有不可分割的关联,而限于青花料的独特性,在题材的运用上更考验作者的创作能力。通常在青花料的设计时80%的作者都会巧做山水。而80%里的人会有99%的人在设计时以黑色部分做山,物,人,以白色部分留水,云,日月,在方向上行内有了较高认可度。

水墨青花


作为青花玉爱花者 ,在设计创作时思维会拘泥于这种黑与白之间,因此限制了更广大的发散性思维,但恰恰设计出来的产品在表现主题时会比白玉更具体深刻。各有所长,因此得见。这也能说明在玉石创作上材料的优劣不能算是必然的条件,好的设计与创作才是玉石行业乃至手工业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在中国古代优秀的画家、诗人比比皆是,大量的文献资料也是对青花创作有很大的启发作用,个人还是比较推崇明代“吴门四家”山水画家沈周,画风儒雅,富有文人书卷气。中国山水画以水墨为主,重在写意。而在产品制作上怎样才能既能写实,又能达意,把古人的智慧在现代的工艺品上得以展现出来。是产品设计者需要考虑的问题。在往期作品中我也着重于这方面的设计。《观潮》就是其一,以“潮”为主题,俏色巧雕山水楼阁相呼应,两人结伴观潮,似动若静,寓动于静,分合有界,却又浑然一体,有一种动态美与哲思的意蕴,充满挥之不去的魅力。借鉴中国玉雕艺术评论家、著名国画家王金厚所说《观潮》是“因心造境”,作品中的画面,“不是自然中的某山某水,而是作者诠释内心真切、深沉感受的心灵之境”。“天人合一”的意境。此外,运用中国山水画中的泼墨技法,层层渲染,营造出迷人的朦胧意境。如《秋山仙隐图》,妙用青花玉料黑白交融的特点,近景亭台瓦舍,用浓墨处理,错落于层峦叠嶂之间,远山隐于烟云之间,则用淡墨烘托。由近及远,由浓至淡,逐步过渡,融为一体。水墨晕染间,白色烟云缥缈,银色水面迷蒙。清辉遍洒,一叶扁舟浮于湖心,宛若仙境。

 诗意作品

每件作品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一个寓言,亦或是一句诗,一幅画。就拿近期的两个作品和大家分享。“《高山流水遇知音》”,“《月圆太白观沧海》”。

“高山流水遇知音”题材选自伯牙子期的典故,故事出自《列子·汤问》“高山流水”是指伯牙的音乐作品之一,也泛指得遇子期以后的知己贤友之意,两者都并非写实,得此佳作,浮想翩翩,甚是遗憾。而想要在玉石上展现高山流水也并非一蹶而就,在材质的选择上既要表达高山的层层叠叠,展现流水的滔滔汩汩,也需刻画出此曲应有的意蕴。在艺术创作上青花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加上对理解创作的把握恰到好处,才得以完美的展现意蕴十足的高山流水作品。

高山流水材料本是一块独籽,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才得以配一对,对面小籽的来历也颇有一番波折。因为在单个产品完工以后发现高山流水作品单一,寓意不够圆润,从旁人的角度来看单件易是精品,得以赏玩。但工艺和寓意的完整上还有所欠缺。而为了高山流水得遇知音,这块独籽也是一波三折花费了远超出市场价格在一个维族人手里收购。

作品以墨色刻高山峻岭,以白色部分绘湍急流水。一座桥,一棵松,一把琴,从高山流水的背景里刻画的是孤芳自赏难遇知音的伤心情怀,望观蓬莱,古月寒楼,重山复水,遮不了断弦绝琴缅怀子期的决绝。整件作品用两件独籽的青花籽料向辉相映,有臆想当年游赏东海蓬莱大自然的壮美神奇,也有伯牙遇子期的满心欢喜,以琴会友之时的欢乐之情!

    “月圆太白观沧海”整体以白玉部分喻沧海为中心,山峦叠嶂,海市蜃楼,白云羞月下的一副“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楼空江自流”的太白所感的情形。设计时也着重作品的寓意创作,三山半落青天外的布局,二水中分白鹭洲的划分,总为浮云能蔽月的刻画。包括一松一石都希望作品能表达出太白登台时的意境。

     独特的青花籽料对创作者来说都是爱不释手的,作品大部分留白,墨色穿插其中,细腻的玉质加上精致的创作。海面波涛时起时伏,孤夜扁舟越行越远,此时对月独吟,望海,望远,感怀兴叹。以墨色部分铸就石台,白色留水,流云层次分明。远景,近景松弛有道。无论是近处的汀台、松柏,远处的高山阁楼扁舟,高处的飞鸟流云。写实部分可谓是恰到好处,意则把天荒地老的历史变迁与悠远飘忽的传说故事结合起来摅志言情。而太白的历史感喟与清醒的现实思索又有几人能懂?

青花作品的黑与白是赋予玉雕行业创新与进步的另一途径。是需要保持匠心值得钻研的方向。纵观古今中外,凡真正够得上“匠”之水准的,莫不是靠不断追求和创新取胜的。在深刻理解和表达古人思想的同时,更需要的是继承他们与时俱进,不甘落后的精神。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网站首页

工作室简介

玉雕文化

展示中心

证书查询

资讯动态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

售中咨询

售后咨询

咨询电话:
18251160591

玉华源

微信公众号